Tuesday, November 29, 2005

心得

1. 討厭的人事物和情緒是永遠忘不掉的,存在的意義就是讓喜歡有了價值。

2. 討厭的也是逃不掉的,還是會一窩蜂的跑過馬拉松障礙賽的來到你山上的別墅。

3. 保守、懦弱跟謹慎同義,隨便、輕浮和開放同義,差的只是褒貶義。

4. 資訊安全、防堵病毒的最有效方法就是拔掉網路線。

5. 都是事情改變了人,人往往改變不了事情。

--極個人的心得--

1. 半夜容易心軟,文字比話語容易迴盪。

2. 而心軟、優柔寡斷、耐心都是導致不可收拾的原因之一。

3. 要完整描述一個力時,除了指明它的大小,還有方向。

4. A->B->C 所以 A->C ,所以罪魁禍首 到 底 是A還是B ?

5. 百川匯海,吹皺一池春水。

6. 心是只會說大話的東西。

六人行

整個暑假都在看Friends

找朋友來家裡玩遊戲

時間就這麼過了

說想要什麼都沒作什麼


她很喜歡Friends 感覺喜歡到想住在裡面 一起哭一起笑

我也很喜歡 所以第一次這樣電視馬拉松 不是日劇不是韓劇

誰說多笑傷腰 隨便 隨便腰想怎樣 腳想怎樣

白天幾乎有一半時間在看 就像身體一半泡著溫泉

所以抽離的瞬間還是覺得冷 覺得down 即使看的時候是捧腹大笑

那真的是無可避免的 我猜

所以我想到她喜愛的牧羊少年 那樣追求的金字塔

又想到那本漫畫畫的 人生苦樂各半 用幸福去填平不幸 剩下的是平地 平靜

所以呢

不知道哪來的話 悲觀的人有思維深刻的權力 why 為什麼

是因為快樂只有一種 不幸有很多種?

總覺得快樂是筆墨無法形容 該說它簡單還是複雜呢


剩下幾天 無聊到聽廣播學俄文

不敢說這有趣 如果跟六人行或安達充比的話

但知道事物的規則總是有知識上的快感

加上字詞代表的象徵 背後的想像 那可以重新認識些什麼

就像逃離納粹來到國外居住窗邊的一顆樹

甚至想像學會石頭的名字就能使喚它疊羅漢構成金字塔

白日夢和無所事事構成我學習一種語言或者看一本小說的動力

也許我應該別忘記檢定和實際上的用途


回到影集 這樣馬拉松讓我覺得幾年一下就過去了

而且那很豐富 真不公平

那是演戲 那是演戲

但仔細想想 一個禮拜大概兩集 25分鐘是六個人三天半的精華

等於一個禮拜只要活得15分鐘左右的精采就夠了 這樣想還滿簡單的

哼 我會活的比那豐富 但好玩到不一定


現在腳拉筋拉到一個之前70%的角度就會有整條的痠麻神經從腰到腳

我想真的跟腰很有關係吧 蹲也蹲不下去 很奇怪

煩死了 管它的

這方面我能做的只有每天拉筋 游泳或吊單槓 拿錢砸在說台語愛台灣的醫生臉上

並樂觀的覺得哪天就這麼好了 不值得拿心思為它想些什麼


看完了friends想到朋友們

很想跟朋友聊聊天見見面玩玩遊戲到哪逛逛也好

不過總是有各自的路要走 再主動約什麼也覺得自己好像長不大 沒有計劃

come on 六個人要怎麼住一起好幾年然後都可以晚上喝杯咖啡聊聊天? 那是演戲

看到朋友的近況也漸漸地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keep walking

也許她會說打個招呼問個近況送個禮物安慰一下

總是有辦法拿著一湯匙油又看風景的

Maybe

信仰總是出現在那些看似美好又遙不可及的事物上

可一再被證明的是定律定理 是羅斯說出來大家就打瞌睡的



白日夢 裡面是沒有規則的

不真實的事物中 沒有真實的道德

從政論節目看來 但總覺得這話只拿來解釋政客實在很可惜

活了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 大概可以確定我的power都來自這裡

它的電壓實在很不穩 anyway Weapon只能用一張




ok just ONE PIECE of cake

少年維持牧羊之旅

Keep Falling

影子深了那麼一點
但也僅限於白天時段
每一次的步入沙漠都是沙塵暴
尋找的是綠洲所以
寧願不知道什麼叫海市蜃樓

拜託不要用尺度量衡我
在馬戲團走鋼索的時候
古老吊鐘不停的擺不停擺在末日與異境之間
五十弦的漸弱符號指著曉星沉沒處

真相

我們活著

共用名詞形容詞動詞

不斷的誤解字典字面上的字義

我們匆忙的走著 在雨中 傘緣不斷的碰撞著 沒有人借過 沒有人道歉

鞋帶掉了 沒有機會沒有空間 找個不礙人的角落蹲下繫好

我們質疑著 質疑為什麼世界不是這樣而是那樣 我們要真相

而真相們正躲在平行宇宙的那個間隙中的黑洞城堡在打橋牌

偶爾某個真相到窗邊抽根煙 被我們一窩蜂的媒體工作者或者信徒或者fans拍到

他還不忘擺出最帥的側臉

童話

如果不夠堅強,就請停止與自己對話。
小心噎著了。閉上烏鴉嘴吧,啊、啊、啊。
魔鏡啊魔鏡,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你想當住持是吧。
別再往池裡丟斧頭了,沒看過金斧銀斧的咒怨嗎?
龍捲風捲走木屋,用來壓死美麗森林裡的壞巫婆。
綠野仙蹤裡,靈魂欠缺的是重量。

最近翻到北野武的改編童話故事
真令我為之氣結
他怎麼可以把童話改的那麼灰心...太機車了

而且又常常想東想西的
鑽牛角尖 老是出不去
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也不是一人兩人的例子

大概是鑽到專精了
才會有這樣的感想吧

拼命的想拼命的想 碎碎念的
可是是對自己 反身代名詞 自己都受不了 都快噎死

三隻眼這套漫畫我從國中就很喜歡 雖然對國中生來講那個稍微露了一點
結局是破壞王想要一統深藏人類的生命光輝 卻發現那不是光明 是黑暗
每個人用自身的軀體 或靈魂 盡微薄之力 鎮壓這麼一小撮 大家分攤了黑暗
這樣才足以讓世界正常的運行 不被吞噬

內心像是"濃霧的湖泊 任憑月光再皎潔照也照不透"
每一次對內心問深刻的問題 就像往池裡丟個銳利的斧頭
有時 並不想要答案 只是藉由自省 提問 證明對自己是誠實的
覺得應該要得到內心那湖泊裡女神的金牌銀牌斧頭做為獎勵
拿回家也是裱起來 並不能拿來砍樹 現實上不能有所作為

怎麼能那麼肯定不會丟到尼泊湖水怪
或七夜怪談的主角 頭上插著斧頭浮出水面 surprise~!

負面情緒的波濤洶湧

我們感嘆命運

"有時候所謂命運這東西,
就像不斷改變前進方向的
區域沙風暴一樣。你想要
避開而改變腳步。結果,
風暴也好像在配合你似的
改變腳步。你再一次改變
腳步。於是風暴也同樣地
再度改變腳步。好幾次又
好幾次,簡直就像黎明前
和死神所跳的不祥舞步一
樣,不斷地重複又重複。
你要問為什麼嗎?因為那
風暴並不是從某個遠方吹
來的與你無關的什麼。換
句話說,那就是你自己。
那就是你心中的什麼。" --海邊的卡夫卡


靈魂被這樣的龍捲風捲起 充滿無助 憂鬱 空虛 欠缺

這時候就希望吃胖點了 胖到龍捲風把我放下來

綠野仙蹤裡房子著地的那一剎那 便壓死了一個壞女巫 成功的一半
想著地的念頭讓地從腳邊展開像一張格子狀的野餐布

聽說大富翁就是這樣來的
一個被公司開除的酒鬼 在充滿酒漬的格狀桌巾上找到的樂趣

於是靈魂們開始找尋重量 各種增肥藥 獅子找尋勇氣 錫樵夫要心 稻草人要腦袋
桃樂絲則是想要知道回家的路 跟叔叔嬸嬸團聚(明明平常這不怎麼稀奇)的路
於是故事才能to be continued

portable

我討厭人家管我怎麼活


跟父母爭辯吃虧的就是你花她的錢


興趣這個詞很多人眼中跟休閒一樣無足輕重


我們都變得這麼世俗 因為我們想跟人溝通
而越保有生而獨特的自我 就越讓人難以了解
只好當個隨插即用的硬體 portable

生命的連續

過去是片段的
相簿是片段的
影像是片段的

遙想過去的熟悉 那節奏像看著樂譜彈琴的初學者
不成調的 斷斷續續的
每個音符聽的出一定程度的猶疑


未來是片段的
憧憬是片段的
夢想是片段的

似乎未來也跟過去一樣同性質的東西
畢竟嚮往的似乎逃不出那些別人的過往 
或相簿 或影像 
或被一句銳利真理割破的鑽石的一小面
Mirror^2 on the wall 照那一面總是最正的


而現在呢

失控的現在
寓言裡的沒頭沒尾的怪獸
是河流的話 自己是腳 還是葉子
是蛇的話 是沙地 還是消失的象
是連續 還是靜止

我想只要處理好現在的話
過去和未來就能是連續的連在一起
就像從CD回朔到黑膠 從打字機進步到印表機

好吧 問題不大 是個打虎武松搓麻繩般的工作
活在當下 得證 呼

Saturday, November 12, 2005

diplomacy 強權外交 50年的經典遊戲


模擬二次世界大戰,列強在歐洲的聯橫縱合、遠交近攻。共有七個國家,俄德法奧土義英。遊戲好玩的地方在於裡面沒有運氣的成份,不用骰子,屈指可數的遊戲規則,遊戲中的高潮迭起全靠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玩了一次俄羅斯之後,覺得很多斷斷緒緒的歷史片段拼湊在心理,為什麼俄土會有十次的戰爭?為什麼黑海是兵家之地?為什麼俄國和法國交好?很多都有了不言自明的答案。

我覺得遊戲是教學上很有用的方式,如果任何課程都能用遊戲的方式進行,寓教於樂,潛移默化,怎麼會有吸收不良的問題?不會下課前十分鐘耳朵只期待鐘聲,把老師的話都過濾掉。

由於遊戲中過程爾虞我詐、各懷鬼胎,也有聽過有玩到兄弟鬩牆、翻臉不認人。也有的平常很正直,玩了遊戲像變了一個人樣。讓我想到另一件事,丹麥開 放A片那年全國的強姦犯罪率減少了16%。生命之所以有趣,在於體驗的事物不侷限在是非對錯的二元世界。藉著遊戲體會到戰爭的巧妙、戰爭的冷酷無情,而不 用花費飢餓貧窮死亡那些天文數字的代價。所以我想一個玩遊戲的成熟心態,是要能在結束之後,對其中的成敗一笑置之,而不要影響遊戲之外的生活。


關於此次遊戲的心路歷程

一開始,聽說土耳其只是想藉道黑海出地中海,陸軍卻佔領了海峽,所以我們俄國認定土國有往北發展的打算,想跟和奧國合作,對付土耳其,土耳其陸軍對奧國宣 戰,導致接下來奧國跟俄羅斯的互相幫忙,俄佔了黑海,奧佔了Bulgaria。德國想要瑞典、把挪威給我們,我們一直沒答應,因為英國說不會打我們,就覺 得沒必要跟德國連手對付英國,沒想到兩國都被英國反將了一軍。Warsaw的軍隊一直在幫奧國防義大利,卻忘了黑海,導至土耳其長驅直入,連佔兩個軍事制 高點,Stevastopol,Moscow。

玩的時候其實心理很興奮,很緊張。渴望知道對方的下一步行動,來規劃自己的步數,已求得最大的利益。如果有能夠互利互相瓜分的地方,就會很積極的合作。如 果是從棋盤上的行軍推測對方的行動,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就會片面認定對方是敵對的,導致僵池在戰場上的狀況,失去先機。當人的目標很明確的時候,可以不 擇手段的努力擒住自己的夢想,那種投入那種熱情是很可觀的。世界就在這樣的浪潮拍打成現在的岸貌。人也有危險的警覺心,一旦風聲鶴唳,柏林圍牆就建立,不 願意嘗試新的可能性,但其實常常擔心的都是不存在的事物,就像最恐怖的電影鏡頭都是空無一物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