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2, 2005

diplomacy 強權外交 50年的經典遊戲


模擬二次世界大戰,列強在歐洲的聯橫縱合、遠交近攻。共有七個國家,俄德法奧土義英。遊戲好玩的地方在於裡面沒有運氣的成份,不用骰子,屈指可數的遊戲規則,遊戲中的高潮迭起全靠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玩了一次俄羅斯之後,覺得很多斷斷緒緒的歷史片段拼湊在心理,為什麼俄土會有十次的戰爭?為什麼黑海是兵家之地?為什麼俄國和法國交好?很多都有了不言自明的答案。

我覺得遊戲是教學上很有用的方式,如果任何課程都能用遊戲的方式進行,寓教於樂,潛移默化,怎麼會有吸收不良的問題?不會下課前十分鐘耳朵只期待鐘聲,把老師的話都過濾掉。

由於遊戲中過程爾虞我詐、各懷鬼胎,也有聽過有玩到兄弟鬩牆、翻臉不認人。也有的平常很正直,玩了遊戲像變了一個人樣。讓我想到另一件事,丹麥開 放A片那年全國的強姦犯罪率減少了16%。生命之所以有趣,在於體驗的事物不侷限在是非對錯的二元世界。藉著遊戲體會到戰爭的巧妙、戰爭的冷酷無情,而不 用花費飢餓貧窮死亡那些天文數字的代價。所以我想一個玩遊戲的成熟心態,是要能在結束之後,對其中的成敗一笑置之,而不要影響遊戲之外的生活。


關於此次遊戲的心路歷程

一開始,聽說土耳其只是想藉道黑海出地中海,陸軍卻佔領了海峽,所以我們俄國認定土國有往北發展的打算,想跟和奧國合作,對付土耳其,土耳其陸軍對奧國宣 戰,導致接下來奧國跟俄羅斯的互相幫忙,俄佔了黑海,奧佔了Bulgaria。德國想要瑞典、把挪威給我們,我們一直沒答應,因為英國說不會打我們,就覺 得沒必要跟德國連手對付英國,沒想到兩國都被英國反將了一軍。Warsaw的軍隊一直在幫奧國防義大利,卻忘了黑海,導至土耳其長驅直入,連佔兩個軍事制 高點,Stevastopol,Moscow。

玩的時候其實心理很興奮,很緊張。渴望知道對方的下一步行動,來規劃自己的步數,已求得最大的利益。如果有能夠互利互相瓜分的地方,就會很積極的合作。如 果是從棋盤上的行軍推測對方的行動,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就會片面認定對方是敵對的,導致僵池在戰場上的狀況,失去先機。當人的目標很明確的時候,可以不 擇手段的努力擒住自己的夢想,那種投入那種熱情是很可觀的。世界就在這樣的浪潮拍打成現在的岸貌。人也有危險的警覺心,一旦風聲鶴唳,柏林圍牆就建立,不 願意嘗試新的可能性,但其實常常擔心的都是不存在的事物,就像最恐怖的電影鏡頭都是空無一物的時候。

2 Comments:

At 7:33 AM, Blogger bakaneko said...

這款遊戲是模擬一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上七個國家彼此間的策略較量,過去我們在戰爭中的外交檔案或書籍(ex.八月炮火)總發現史家有一個結論:每個國家的外交或戰爭人員在某種情況下,由於心理壓力過大導致他們對於資訊都產生了誤判或者是不信任,所以戰爭最後就這樣打起來了.
自己本身是雙主修國際關係,我們常常好奇過去國際關係中的外交為什麼總是缺乏穩定性,或者是在外交史的紀錄中總發現那些從業人員充滿著不安及不信任感,所以對於外交情勢總產生某種程度的扭曲和誤判,在這個外交遊戲中,我們觀察所有參與這個遊戲的同學們(共計三十人),發現各國在進入遊戲後也是殺紅了眼,對於他人產生了高度的不信任以及自身高度的焦慮和緊張,同時玩出來的結果也發現和歷史符合,就是隨著大家對於情況的誤判以及時間和心理壓力下,無法做出正確選擇,所以導致彼此間戰爭不斷產生.

在這個遊戲中,身為裁判的我可以默默地觀察在場的所有遊戲人員,發現許多同學無法在時間內完成指令下達以及產生高度的心理壓力,並且對自己身旁的同學會產生比較大的信任感,但是如果又隔遠一點的他國同學便有較大的不信任感.

 
At 8:12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HIHI,不知道會有回應嗎?

我是路人,google一下找到的。
我在大學中推廣此一遊戲,但就是人多更好玩,最近有招團玩(在台北),不知道您們願意來嗎? 我們現在大約有6-7人。

如果有回應,我會隨即留下聯絡方式。

感謝閱讀。

 

Post a Comment

<< Home